返回   MATLAB中国论坛|MATLAB爱好者之家—不仅仅是MATLAB! > 科研交流区-不仅仅是MATLAB! > 学术杂谈


学术杂谈 有关学术现象,论文发表,这里是硕士和博士研究生交流的地方。



回复
 
LinkBack 主题工具 显示模式
旧 2013-08-30, 06:59 PM   #1
初级会员
 
注册日期: 2013-08-30
年龄: 28
帖子: 1
感谢他人: 0
有 0 帖获得 0 感谢
声望力: 0
kma580 正向着好的方向发展
默认 找到爱时失去了你

  1997年,龙杰21岁,火热的八月,坐在常德回汉寿的车子上,心里很烦;毕业已几个月了,工作问题仍是一直未得到解决!而其他同学都早已上班。他点燃了一支烟,深深的吸了一口,吐出一个漂亮的烟圈。窗外绿意盎然,一片生机。只是龙杰此时并无心情来欣赏这迷人的景色。
  一个长发女孩坐在车窗边是龙杰回头时不经意间发现的,那个女孩也出神的望着窗外,她有一头很好看的长发,很顺但有点黄,迎着车风长发在空中翩翩起舞,泛起点点金黄,引人无尽暇想。龙杰不愿多想,吸了最后一口烟,弹掉烟头,闭上那早已疲惫的双眼!
  龙杰再次睁开眼时,已经到了汉寿汽车站;一眼扫去,没有发现那个长发女孩,不知什么时候下车了,龙杰内心闪过一丝失望。下车后,龙杰漫无目的在县城瞎逛,他不想马上回去,他怕看见父母殷切的眼神。一直到了快天黑了,龙杰才称了几斤苹果,他记得妈妈和他一样最喜欢吃苹果!
  龙杰赶到车站时,赶上了最后一班回岩汪湖的车。还好,还有个空位子,旁边坐着一个女孩子;虽然龙杰不习惯和女孩子坐在一起,但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这总比站着回家好!车开动了,原本那个坐在龙杰旁边望着窗外的女孩,关上了窗户转过了头。四目相对,龙杰发现她竟然就是上午在车上遇见的那个长发女孩!女孩也似乎认出了龙杰,报之莞尔一笑。这次龙杰没有再闭上眼睛,而是很有礼貌向长发女孩微笑:
  “真巧啊!回家吗?”
  “是呀!你呢?”
  “我也是!你哪个村?”
  “高羊!你呢?”
  “我以前是住在高羊的,现在搬到镇上了!”
  “你认识……”
  很快两人就像老朋友似的交谈起来;龙杰万万没想到会在自己落魄的时候会在车上结识一位这样美丽的女孩!并且还是同一个村的人。也感谢上苍给了他们这么好的缘份。
  长发女孩告诉龙杰:她今年考上了北京某名牌大学,但并不富裕的家境无力供给她昂贵的学杂费,对于家境她是了解的,更何况还有一个正在读初三的弟弟,经过一夜的自我斗争之后,也哭了一夜;第二天,她很懂事的当着父母的面撕毁了那张鲜红的、曾经是她引以为豪的、梦昧以求的大学录取通知书。
  听着女孩的故事,龙杰觉得她很了不起,为了亲人,宁愿牺牲自己的前程。做出这样的决定,难度是可想而知的,但也不是一般人都能体会的。龙杰很佩服她,不由自主的仔细打量了女孩一番:她有一双迷人的大眼睛,很讨人喜欢,尽管有时里面也有淡淡哀愁;高挺的鼻梁,透露着坚毅和自信,仿佛时刻都在炫耀。
  很快龙杰就要下车了,他有些恋恋不舍,那女孩却面带微笑的对龙杰说:“再见了,朋友!”
  “我们已经是朋友了吗?”龙杰很是惊讶!
  “是的,苹果先生!”女孩递给龙杰他的苹果。
  龙杰因全心说话,以至于忘了取苹果,龙杰很尴尬地接下苹果,很感激地说:“谢谢你,葡萄小姐!”龙杰发现那个女孩手边搁着一箱葡萄。
  最后挥手告别时,女孩给了龙杰一个很灿烂的笑!龙杰很是开心,也很怀念。
  不久,在龙杰一再坚持下,父亲终于答应让龙杰去深圳闯闯。本想在临走之前见葡萄小姐一面,但又……
  九月的长沙依然很热,再加上还要背一个大行李包,一个人坐在站台下很是燥热;但龙杰的心里仍然想象着深圳的繁华和美好!畅想间,龙杰感觉背后有人拍了一下肩,本能的转过身来,一看吓了一大跳!因为不是别人,面前站着的竟  是龙杰想见的人儿,那个一同坐车回汉寿,又一同坐车回岩汪湖的长发女孩。
  “Hello! 你好,苹果先生!”那个女孩很友好的打了一个招呼。脸上洋溢着笑容和欢乐!
  “葡萄小姐???怎么……怎么是你?”龙杰内心十分的不解和十二分的欢喜。
  “你去哪儿?”
  “深圳!”
  “我也是!怎么这么巧?”龙杰这次惊讶到了极限!
  “怎么?在常德混不下去了?”她调侃到。
  “你还笑我,你也不一样吗?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再相讥“!”龙杰一脸的无辜。
  “呜……呜……”这时火车进站了,龙杰替她把行李带上了火车。两人选了个临窗的位子,坐在一起开心的聊了起来。
  在火车上长发女孩才告诉龙杰她叫水云,为了减轻家里负担,为了供弟弟上学,经亲戚介绍到深圳一家印刷厂打工。对于这次的偶遇她们都感到不可思意,也很高兴能彼此再见到对方,水云一路上很健谈,大部分时间龙杰都在静静的听,他很喜欢看水云说话时不停挥舞的纤纤小手,似乎在说话的是她的手。水云问他为什么不去高羊找她,龙杰支支吾吾的……水云也就很快的转移了话题。美好的时光总是过得飞快,十几个小时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火车到深圳站了。龙杰很着急的问:“以后我们怎么联系?”
  水云深思了一会儿,忽然眼睛一亮,“有了,你看,前面月台上不是有海报吗?以后我们地址确定以后,就把各自的地址写在上面,你来看看不就知道了吗?”真是个聪明的女孩,想出来的办法都这么美丽!
  六天后,龙杰在他老乡的帮助下,终于找到了一份临时工作,急忙跑到月台上的海报上写下自已的地址,同时在另外一张海报上也发现了水云的最新地址和联系方式!当晚龙杰就用IC卡给水云拨通了第一个电话,终于在话筒的另一端传来了龙杰朝思梦想的声音。经过这么多次的际遇,龙杰发现自己已深深的喜欢上了水云;水云也似乎对龙杰甚有好感,不然,水云也不会主动邀龙杰参加她的生日PTARY,并把龙杰介绍给她的所有朋友和同事;
  在外打工的日子用“苦、累、脏”来形象一点也不夸张!但有了爱情的她们从未说过半个“苦”字!也从未抱怨过什么!因为有了爱的滋润,再累、再脏的活也是一种体验!再难熬的日子也是美丽的!在她们看来:只要她们能在一起,这比什么都重要!因为她们都坚信:只要努力,她们的将来一定是阳光灿烂!
  水云的弟弟上高中了,各种学费和费用也跟着多了起来;为了不给家里增加负担,两人为了攒钱,终日忙上忙下的,俩人都觉得过得很充实!同进她们的爱情也在此时得到了考验!他们的爱是心与心的交流!是患难与共、同甘共苦的真爱!不像都市的男男女女那样每天卿卿我我、耳鬓斯磨!也不会成天沉浸在风花雪月里头。只是在有空隙的时候,手挽着手,肩并着肩,幸福的依偎在一起,编织着他们美好的明天……
  在98年情人节,龙杰第一次吻了水云,龙杰记得当时水云哭了,龙杰很是抱歉,以为是他伤害了水云,但水云说她是幸福得哭了。靠在龙杰的怀里,水云充满希翼的构画着他们的将来:有钱了,他们要修一幢漂亮的房子,买一辆帅气的摩托车,在黄昏的时候,让龙杰带着她去看晚霞。龙杰听着水云的规划,心里甜甜的。有了爱情的他们,什么都变得美好和顺利。元宵节那天龙杰为水云买了根银项链,对水云说:“为了我们的将来,我现在买不起金项链送你,但我想以后我一定会的……”
  水云掩着龙杰的嘴不让他说,“只要是你送的,我都喜欢!又何必管它是银的还是金的呢?”龙杰紧紧的抱住她,多么善良的姑娘啊!龙杰暗自对自己说:他一定要用一生来爱护她、疼她。他一定要让水云做一个幸福而又快乐的女人。
  99年春节,她们一同回到了家乡,第二年开春,龙杰没有再去深圳打工,因为他父亲替他找了一份工作,并且水云也叫他留下来的,她说:“在外打工终究是权宜之计,最终还是要回来的。”1999年的情人节,龙杰第一次给水云送了九杂玖瑰花,也第一次对水云说了那神圣的三个字:“我爱你!”
  今天的分离是为了明天的相聚,是水云在去深圳的路上对龙杰说的话。不再朝夕相处的日子里,他们飞鸽不断,鸿雁传情,用厚厚的情书来诉说对对方的爱恋。
  谁知天有不测风云,工作不到半年的龙杰,又再一次的成为待业者。这给了他很大的打击,龙杰每日就以酒浇愁,对生活失去了信心,感到人生茫然;过着一种混天度日的生活。他感到自卑,感到这是命运的作弄。
  这时,水云知道了他的情况,马上从深圳回到了龙杰的身边,每天陪龙杰散步,聊天,谈人生、谈理想,亲手为龙杰做他最喜欢吃的“红烧肉”。伴着龙杰去她们常去的小树林,依偎着看美丽的晚霞!水云用她温柔的话语抚慰着龙杰受伤的心灵,用她甜甜的笑泛起龙杰对生活的自信与勇气!她的关心让龙杰明白了不管这个世界怎样变化,他至少还有水云,一个真正爱他也被他真正所爱着的人儿。
  1999年的春节,水云再次从深圳回来时;龙杰正式向家人介绍了水云,父母很是喜欢。龙杰也去过水云家,水云的家人对他也十分友好,似乎也很满意这个未来的女婿。
  水云说:“她再打一年工,等弟弟2000年考上大学了,就回来……”后面的话,水云没有说了,傻傻的望着龙杰。
  龙杰故意做出不明究竟的无辜样子:“就回来干什么?”水云娇涩极了,把头埋得深深的。
  “我可不娶你啊!”他见机会难得,故意再将她一军。
  “哼!谁希罕!”水云扬扬头,一脸毫不在乎的样子。
  2000年,或许是新千年的缘故吧,一切都很顺利,龙杰终于找到了一份很稳定的工作,在一家银行上班。上班后的第二天龙杰就写信告诉了水云。水云在给龙杰回信中,鼓励他珍惜机会、努力工作,干出一番事业来。并一再说她相信龙杰一定能干出一番事业来!
  龙杰工作的小镇很小,业务也不多,龙杰刚好利用这些时间抓紧学习银行知识和各项规章制度。晚上就不停的给水云给写信,把满腔的思念都倾诉在厚厚的信纸上。想水云的时候就拿出她的照片来。傻傻的看,一脸的满足和幸福!
  在这段清淡的日子里龙杰还认识了另外一位女孩子:他同事的一外甥女,也是龙杰的同行;同事告诉他:她叫叶兰,在县人行工作二年了,而叶兰的父亲就是龙杰的行长。他见过--一位公正而又要求严格的老行长。叶兰常来,时间长了,自然也就和龙杰混熟了;一次她们两人打赌,龙杰输了,而输了的惩罚是龙杰叫她一声“师姐”,叶兰的理由是她比龙杰先进银行上班。还说,她非等龙杰叫她不可,不然的话,她就不走了!其实龙杰比叶兰大。龙杰本不想叫的,但一想到她任性的样子,龙杰也就应下来,他明白:叶兰的任性--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叶兰赢了还神气活现的在龙杰面前炫耀:“哼!我其实早就知道你会叫的,因为我知道你斗不过我的!”
  龙杰昧着良心说,:“我其实早也知道我会输的!”这样才让她满意而归。
  晚上,龙杰把这件好笑的事写信告诉了水云,水云却在回信中叫龙杰小心她,水云说凭女人的直觉,那个叫叶兰的大小姐可能喜欢上了你。天啊!不可能!龙杰在心中祈祷!他知道他的心里只有水云,已容不下任何细微的东西了。没想到是,几周后就应验了水云的直觉,叶兰又来了,本没什么奇怪的,怪就怪在叶兰的打扮上,一改以往一身牛仔加T恤衫的洒脱打扮,这次穿起了长裙。
  叶兰说:“只要你喜欢,我愿意为你改变。”
  因为龙杰曾无意中对叶兰说过:像你这种长发飘飘的女孩子穿裙子一定很美!
  中午休息时,龙杰第一次约了叶兰,他想利用这个机会向叶兰挑明。一路上叶兰欢歌笑语,总有说不完的话,而龙杰却一脸的犹豫!他真的不想伤害叶兰,几次都欲言又止,终于龙杰站住了:“叶兰,我知道你对我很好,但你知道我和水云的事吗?”
  “知道呀!我知道你和水云在谈恋爱,我听过你们的故事,很感人。但我也喜欢你呀!”
  对于叶兰的表白龙杰很惊讶,也是他始料不及的!没想到自己想要抹杀的爱情幼苗却在无意间给了它成长的土壤;叶兰还对龙杰说了对不起!因为上次逼着龙杰叫她“师姐”,觉得很不好意思!叶兰的举止令人吃惊!和以往的她简直判若二人。
  就在龙杰还为此事而苦恼时,已到叶兰的生日,叶兰邀请龙杰参加她的生日PTATRY;龙杰不想去,下班后回房一个人坐在桌前,提笔给水云写信,问水云他该怎么办?信还没开始写,就听到敲门声,龙杰很是奇怪,这时候会是谁呢?打开门一看,竟是叶兰。撅起的小嘴,一脸的不满,很是生气的对龙杰说:“你怎么说话不算数?不是说好去我那儿的吗?”
  “今天没请假!再者下班后又没车了,所以……”龙杰的大脑在努力搜索身不由已的理由!
  “好,我不怪你,那我们现在走吧!”
  “现在?……”
  还没龙杰说完,叶兰就拿着龙杰的手往外跑,门口停着一辆“红旗”牌小轿车,很熟悉的车牌,银行里的人都知道是行长的专座,这次竟被用来接我这个小小职员。这次龙杰真的震憾了。
  上车后叶兰马上恢复了往日的笑容,挽着龙杰的手擘,好像很亲密的样子,一路上说过不停,一会说向龙杰介绍今天有什么好的节目,一会儿问龙杰她今天穿什么衣服最好看。龙杰顺口接了句:“白色的吧,白色代表纯洁!”
  叶兰的生日PTARY,开得很体面也很有气氛,那晚的焦点人物当然是非叶兰和龙杰莫属了。叶兰穿一袭白色的长裙,加上飘逸长发,很是迷人,又是小寿星,自然成为焦点;而龙杰之所以会成为焦点,是因为他始终伴着叶兰的左右。似乎意味着什么!大家都心照不宣!
  整个晚上叶兰很开心,而龙杰却苦恼不已,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2000年8月,水云的弟弟也收到那鲜红的大学录取书,有了水云的支持,他很快踏上求学的途中,龙杰送他上车时,一再叮嘱他:你可要努力学习呀!这可是你姐姐的辛辛苦苦血汗钱呀!小弟很懂事的点点头!,
  从来信可以看出,水云开始吃醋了,她叫龙杰别去理会那个叶兰,水云已经感觉到了什么威胁。水云的担忧并非杞人忧天;女人的直觉往往是正确的,尤其是在爱情方面。
  2000年一个很冷的冬日,是龙杰24岁的生日,水云打来了电话,祝贺龙杰生日快乐,还说她很想龙杰,年底就回来。下班后本想一个人静静地给自己过生日,令人吃惊的是:叶兰不知从何得知了龙杰的生日,她竟冒着寒风给龙杰送来了生日礼物:一条领带--“金利来”,龙杰最喜欢的名牌,龙杰知道它的价值,也知道女孩子送男人领带代表什么!本不想收,却执拗不过叶兰的热情!
  再后来,叶兰总会找些理由和龙杰在一起,领导和同事也似乎有意促合这一对,凡有学习、交报表什么样的,只要是须上县城的事,都一律交由龙杰去办,以便让他们有更多的时间在一起,叶兰也总是很周到的热情接待,慢慢的龙杰觉得自己有点欣赏这位任性而极有工作能力的叶兰,甚至有些喜欢叶兰了,但每当有此想法时龙杰都会想起水云,觉得对不起水云,龙杰就强迫自己不去想叶兰,可往往事与愿违,越是刻意不去想越容易想起,反而更清晰记起叶兰的身影和灿烂的笑脸。
  2000年圣诞节,龙杰和叶兰一起过圣诞节,龙杰送给叶兰的圣诞礼物是一束鲜花和叶兰爱吃的果仁巧克力;叶兰很高兴地收下了,轮到叶兰给龙杰送礼物了,可叶兰两手空空。龙杰半开玩笑,故作可怜状:“唉!没有礼物的圣诞节怎么过呀?”说得叶兰脸有些红了,头埋得很深,似乎在思考什么?又好像有话要讲?却又犹豫不决。看着叶兰欲言又止的样子,龙杰马上安慰道:没礼物没关系的!只要你开心就好!这时叶兰走过来,微微发颤的双手握着龙杰的手深情的望着他:“有件礼物想送给你,怕你不喜欢,”她的声音越来越小,以至于龙杰问了一句:“什么?”
  “龙杰,我爱你!”说完垫着脚在龙杰没有反映的情况下,在龙杰的脸上留下了一个火热的吻!
  龙杰本能的伸手摸了摸他滚烫的脸,愣在那里不知所措,叶兰顺势扑在龙杰的怀里,把龙杰抱得紧紧的,生怕他会逃似的。
  龙杰和叶兰若明若暗的恋情终于传开了,父母知道后,只说了一句:儿子,只要是你真心喜欢的,我们也会喜欢她的。
  2001年春节前,水云回来,龙杰去车站接水云,但没有出现预料中的热烈场面,一路上二人都心事重重,只顾着赶路,谁也没有多说话。当水云再次来找龙杰时,他正和叶兰下跳棋,很清闲的,
  水云很平和地问龙杰:“我们可以出去走走吗?”
  叶兰也想去,龙杰皱了一下眉头,叶兰就坐了下来。
  一样的路,一样的人,唯一不一样的是时间!走在熟悉的小路上,两人都在不停的思考着、沉默着。水云还是先开口了:“我不埋怨你,真的,我认为这是对我们爱情的考验;我们相信我们的感情能经历得起任何风雨,但你必须在我和叶兰之间作一个决择。我等你答复,2月15日我可能会去深圳,你是我唯一留下来的理由!请你在这之前给我一个答复。龙杰,请你相信我:不管你作何抉择,我都会理解你、支持你。”
  回来时,叶兰正焦急的等着!
  龙杰把水云讲的话重复了一遍。叶兰沉默半晌才对龙杰说:“龙杰,我是爱你的,你是知道的,2001年的情人节是我们认识以来的第一个情人节,我非常希望能在那天收到你的鲜花,我不想失去你,我希望永远和你过你所有的情人节,和所有的日子!”叶兰是眼睛里挂着眼泪回去的。
  一个是龙杰深爱的、和龙杰患难与共的女人;一个是深爱着龙杰的、令龙杰欣赏的女人;龙杰人生中最重要最珍贵的而又难得的两个女人,却又要龙杰做如此痛苦的决择。
  他猛地坐起来,拿来床头的烟,打开烟盒,抽出了今晚的第二十根香烟;“啪”,点燃了烟草,深深地吸了一口,吐出一大口烟,烟雾迷漫了龙杰的大脑以及整个身驱,今晚是注定睡不着了,抓起酒瓶,昂头喝了个底朝天;最后长叹一声,倒在床上;头发胀,鼻发酸,眼泪也跟着流了出来;心在疼,泪在流。
  龙杰很感谢酒精的作用,它让龙杰一直睡到了第二天的下午才醒过来。眼睛睁开了,酒是喝过了,人也醉过了,泪也流过了;但烦恼却依然还存在。“借酒浇愁愁更愁!”龙杰终于体会这句话的真正含义了。自己的事必须自己处理!
  闭上眼任思绪飞扬,回忆过往的点点滴滴;脑海里浮现了几年来的一幕一幕,他不禁自己问自己:我到底爱谁多一点,谁又爱我多一点;龙杰很迷惑分不清。
  毫无疑问,叶兰是真心爱我的。龙杰和叶兰的感情是建立在充实的物质基础上的,她能给龙杰很多;龙杰想要的而水云却不能给予太多。而患难与共的感情更难以忘怀的,他们有着美好而又辛苦的甜蜜时光,有着人类内心最原始的感动,是最自然的情感表露。
  终于龙杰拨通了水云的手机,手机的那头传来了水云轻柔的声音。
  “水云,是我!”
  “是你?龙杰!”
  “是的,水云,我爱你,我想你,我要见你,现在就想见你,你在哪里,我要马上见到你!”
  “我现在在县城,我马上就回来!”
  “水云,我在你家等你!”
  龙杰放下电话,马上赶往水云的家,县城离小镇很近,坐车也只要二十来分钟,这20分钟就真的好长,好像二十年一样长,龙杰不断在门前走来走去,不停张望,每张车的经过,龙杰都会飞快的跑出去,生怕迟见了水云的身影。20分钟过去了,龙杰在等;40分钟过去了,龙杰还在等;一个小时过去了,龙杰坐不往,开始担心起来,顿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龙杰打手机,打不通,等不及了,就租了一车去县城找水云,车在中途时,停了下来。“妈的!真倒霉!”龙杰在心里骂了句脏话。前面出了车祸,交通堵塞了。龙杰心急如焚却又苦无办法;总不可能飞过去吧!下车想看个究竟。
  在经过车祸的现场时,一辆大客车和一台货车由于激烈的正面冲撞,车身已严重变形,玻璃、血迹杂乱无章,情形十分悲惨。车祸造成四人死亡,十七人受伤。当龙杰看到遇乱者时惊呆了:一个美丽的女孩,面带满足的微笑,却静静地躺在血泊之中,由于激烈的相撞,致使变形的铁护手硬生生的穿过她的后背,钻心的痛楚并未改变她幸福的表情,可见她临死时是多么的幸福。女孩子的脖子上戴着龙杰在深圳送给心上人的银项链,对!她就是水云,一个无法今龙杰平静接受的现实摆在他的面前。
  龙杰在见到血泊中的水云几秒后,昏倒了;而他醒来时,已身在医院了,他醒来的第一句话很激动:水云!你在哪里?我要见你!你不要离开我……随即又昏迷过去,在一旁看护他的叶兰也很伤心,她已一整夜没有睡了,就这样一直守护着龙杰,生怕龙杰醒不过来。龙杰的第二次醒来是在第二天的晚上,这次他没有说话,而是一个人静静地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神情恍惚的重复着一句话:“要不是我叫她赶回来,她也不会出意外!”一个曾经是龙杰要给她幸福的女人却因龙杰而离开了人世,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龙杰恨自己害死了水云,怪自己是凶手,拼命敲打自己的头和身体来折磨自己;龙杰不吃药,也不打针,说要去陪水云。
  看着龙杰伤心,叶兰也跟着流泪:“阿杰,你可不能这样啊,水云姐若在世,也不想见你这样子,你可振作起来啊!”龙杰折磨自己时,叶兰总会拿着龙杰的手,无比伤心的说:“是我不好,都怪我,要不是我的出现,你们也不会出现如今的局面,你要折磨就折磨我吧!千万不要折磨你自己了,你知道我也会伤心疼的,我才是真正的罪人!”
  “罪人?不!你不是罪人,你只不过是爱上了一个你不值得你爱的人。你有爱的权利,你没有错更没有罪!”龙杰幽幽地说。
  在叶兰的精心照料下,龙杰出院了,他没有马上投入工作,而他请了长假,决定一个人外出散散心;因为情人节快到了,他不想呆在这个令他伤心的城市! 在外漂流了二个月的龙杰还是很健康的回来了,地球少了谁都一样会动,日子一天天在流逝,叶兰和龙杰依然如昔,像很多年轻情侣一样,一起肩并肩逛街、看电影;但总是在曲终人散后,说声再见,然后各自回家!在外人眼里,他们是幸福而又快乐的一对;可真实的是:叶兰一直活在自责之中,是在赎罪,或者是在补偿;而龙杰也多半处在一种感激之情,但两人并不开心,在一起的时候经过一些老地方,往事历历在幕,很惹人伤心。
  光阴如箭,一年又过去了,叶兰和龙杰依然保持那种不是恋人关系的恋人关系。直到有一天,叶兰遇到了峰,峰人如其名:高大、帅气。峰曾扬言要和龙杰抗战到底,说非叶兰不娶。面对峰的真诚、帅气、与自信,叶兰着实无以抵抗。叶兰想找龙杰谈谈;相约在她们常去的咖啡屋。
  叶兰带着峰来到咖啡屋时,龙杰已经等到了很久了。见叶兰带来一帅气的男孩子,他也似乎明白了什么,但并无太大吃惊,很礼貌的握了握手。各自坐定,叶兰就急不可待的发言了,因为她怕过会儿她就没有勇气说了:“这就是峰,我的男朋友!我们是在……”龙杰笑笑打断了叶兰的解释,转身向邻座的一女孩打了一个很亲热的招呼:“慧,过来吧!”那个被称作慧的女孩子很乖巧的向大家打了一声招呼:“Hello!大家好,我叫慧,是龙杰的女朋友。”坐到龙杰的身边,叶兰仔细一打量竟发现慧有几分像水云,一看见慧,叶兰就想到了水云,心中有一阵难过,鼻子直发酸;峰的大手很温柔伸了过来,把叶兰环在怀里。
  “傻丫头,别哭了!”龙杰说。“真的很感谢上天的安排,慧是我去年外出散心时在三峡的游轮上认识了,没想到又碰到了她!”
  “叶兰,哭什么呢?我们都找到了各自的真爱和幸福,这不是对九泉之下的水云的最好报答吗?这也不正是水云想看到的吗?”
kma580 当前离线   回复时引用此帖
回复

书签

主题工具
显示模式

发帖规则
不可以发表新主题
可以发表回复
不可以上传附件
不可以编辑自己的帖子

启用 BB 代码
论坛启用 表情符号
论坛启用 [IMG] 代码
论坛禁用 HTML 代码
Trackbacks are 禁用
Pingbacks are 禁用
Refbacks are 启用



所有时间均为北京时间。现在的时间是 09:36 PM


Powered by vBulletin
版权所有 ©2000 - 2017,Jelsoft Enterprises Ltd.
陕ICP备07001583号

SEO by vBSEO ©2009, Crawlability, Inc.